关闭

663 一记耳光

书名:如意事  作者:非10  手机阅读 章节错误提交

  笔趣阁

www.xbiquge.so,最快更新如意事



  阵阵乐声中,梳着高髻拢着披帛的舞姬扮嫦娥奔月之姿起舞,身姿窈窕的宫娥捧着酒盏玉碟鱼贯而入。

  君臣同饮罢,便是同僚之间推杯换盏,谈笑声不断。

  于这一众儒雅的谈笑声间,东阳王过于豪爽的笑声格外醒耳,便是隔着屏风许明意也能听着自家祖父的动静。

  但老爷子心里头是有把握在的,美酒虽好,却并未贪杯。

  宴席散毕,诸臣携家眷先后告退而去。

  定南王也早早便离了席,大致是因席间同东阳王起了几句口角,气得菜都没吃几口,便带着孙子回去了。

  吴然走得很是不舍,他本还想同明时多说说话来着。

  许明时也目送着好友离去,对两位老爷子这独特的相处模式,他早已习以为常。

  宴后,太后颇有兴致,提议着要去得月楼赏月。

  中秋佳节,赏月自是应景,尤其今晚天公作美,夜色颇好。

  昭真帝很乐意相陪,当即点头应下,又揪着儿子和未来儿媳同去。

  永嘉公主和海氏也应声附和。

  昭真帝又看向东阳王,含笑问:“时辰尚早,将军可要一同前去得月楼小坐?”

  老爷子忙摆手,“臣就不去煞风景了。”

  听得这一句,昭真帝忽然哈哈大笑了两声,他记起了一件旧事来——记得少年时,有一回在营中,也是一年中秋夜,众人围着篝火而坐。同样是在赏月,定南王负手吟诗思乡,将军却是很认真地同手下讨论:吴刚不行,换了他几斧子下去便能将那桂树砍倒。

  定南王闻言冷笑出声,骂其是莽夫所为,又道那桂树乃是神树,斧砍后可重新愈合,言辞间暗指将军说大话。

  将军来了劲,声称只要自己砍得够快,便没他伐不倒的桂树。

  又说什么,纵然是没斧子,连根拔也成!

  二人各执一词,因此争执良久。

  吴老爷子争得面红耳赤,世家子风度荡然无存。

  将军气得也不轻,恨不能立时窜到天上去,闯进那月宫以证神力。

  当时还年少的他简直看傻了去,默默看了一眼那轮无辜的圆月,如何也想不通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到底有什么好吵的……

  再到后来,他方才领悟到,这世上便没有什么事是这两位老爷子吵不起来的。

  东阳王带着儿孙先行出宫,崔氏和许明意则陪着太后一行移步得月楼。

  楼中有一处高阁视野开阔,数面大窗一经推开便是满目夜幕星河,拿来赏月最适宜不过,因此方得名得月楼。

  早有内监宫娥摆好了瓜果茶水,与各式月饼糕点蜜饯。

  众人围着太后赏月闲谈,四下没了保和殿中的人声喧闹,唯有清风明月相伴。

  昭真帝也很放松,脸上一直挂着笑意,与自家母亲说着说着,又提到了定南王和东阳王之间的旧事,惹得老太后笑得眼泪险些都要飞了出来:“这俩冤家……”

  许明意和谢无恙也跟着笑起来。

  而此时,坐在太后身旁、一直有些拘束的海皇后却犹犹豫豫地站起了身。

  众人不由投去视线。

  迎着众人的目光,海氏抓紧了衣袖,眼神忍不住有些闪躲。

  “怎么了?”昭真帝道:“若是乏了,便让桑儿陪着你回去歇息罢。”

  其实依他之意对方本不必跟来的,也省得如此不自在。

  不料却听海氏说道:“臣妾……臣妾是想同许姑娘赔个不是。”

  此言一出,四下静了一静。

  莫说旁人了,便是许明意自己也疑惑非常:“不知皇后娘娘此言何意?”

  一位长辈,又身居皇后之位,怎就至于要给她赔不是了?

  “数日前,于寿康宫外,桑儿言行无状,曾冒犯到了许姑娘……”海氏语气惭愧地道:“这孩子随我和陛下在密州长大,性情放纵惯了,为人又粗心大意,实则却是没什么坏心的……还请许姑娘勿要放在心上。”

  许明意听得十分意外,她怎么也没想到海氏竟会为此同她一个小辈赔不是。

  可是……这同粗心大意有什么关系吗?

  见海氏抬手就要行礼,她也站起身来:“皇后娘娘言重了,也折煞臣女了。且若娘娘不提,臣女已将此事忘得干净了。”

  她不知对方为何要当众提及此事,又摆出这样低微的姿态来。

  但她知道,依常理来讲,对方这些话一旦出口,若日后永嘉公主在她这里吃了亏,倒显得她是在蓄意报复了。

  这自然是往深了讲,且她也不会在意旁人如何看。

  或许是她将对方想得太复杂,但无论如何,对方既是这么说了,她自然也是要将场面话说足的。

  那边,永嘉公主反应了过来,已是沉下了脸色。

  母后是疯了吗!

  竟当着父皇和皇祖母还有兄长的面说这些!

  堂堂皇后,对一个外臣之女如此低声下气……根本是送上门叫人羞辱!

  且还要拉着她一起被羞辱!

  “桑儿,这是怎么回事?”昭真帝问道。

  对上那双不辨喜怒,却没了笑意的眼睛,永嘉公主心中一慌,忙道:“那日我不过是同许姑娘说了几句玩笑话罢了!”

  说着,看向海氏:“母后未免也太过小题大做了!”

  见女儿满眼羞愤,海氏欲言又止,拿余光极快地扫了一眼许明意。

  这小动作未能逃得掉崔氏的眼睛。

  看她家昭昭作何?

  此事一看便是这母女二人未统一说法,难不成还要她家从始至终什么都没做,却被拖着下水的昭昭,帮着这位公主殿下搭台阶,圆了这句所谓玩笑话之言不成?

  崔氏不想自家闺女受半点委屈,不动声色地轻轻扯了扯女孩子的衣裙。

  他们许家拼死拼活才有的今日,可不是为了陪这黏黏糊糊的皇后娘娘做戏来的。

  别说什么要懂事些才会招人喜欢,懂事的前提可不是委屈自个儿。

  昭昭这还没嫁过去呢!

  许明意心中了然。

  什么玩笑话不玩笑话的,随她们怎么说,反正她不插嘴就是了。

  主动替人圆谎这种事,她不感兴趣。

  见她不说话,海氏抓紧了衣袖,斥责起了女儿:“错了便是错了,纵然是玩笑话,失了分寸也是不该……还不快快向许姑娘赔不是!”

  “……”永嘉

  本章未完,点击[ 下一页 ]继续阅读-->>

(快捷键:←) 上一章 返回目录  (快捷键:→)
默认

默认 特大

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

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
  • 背景

  • 字体

  • 宽度

夜间
强烈推荐 |新书推荐|非10其他小说作品
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

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。

若本站收录的小说无意侵犯了贵司/作者权益,请与我们联系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!

Copyright © 2019 新新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. 联系方式:xinxin6com@gmail.com